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不要在沙雕文里捡男朋友 作者:乔舒亚

时间:2021-05-04 12:35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都市情缘 恋爱合约
文案:
#短篇合集/入股不亏/甜文/脑洞/
 
【-1-】不要在真假千金文里捡男朋友(√)
真千金养兄(傅盛)x真千金亲兄(谢晨洲)
【-2-】不要在强取豪夺文里捡男朋友(√)
又S_āo又浪又沙雕受(卫黎)x正经正直老干部攻(顾南朝)
【-3-】不要在霸总文学里捡男朋友(√)
社恐咸鱼小兔子作家受(季棠)x大魔王鬼才导演攻(黎昼)
【-4-】不要在替身文学里捡男朋友(√)
不想谈恋爱的工作狂(展随)x不想搞工作的恋爱脑(卓故)
【-5-】不要在地球文里捡男朋友(√)
惨遭地球摧残的皇子(贺拉斯)x在地球混得风生水起的元帅(维克托)
【-6-】不要在渣攻贱受文里捡男朋友(√)
假妖孽真娇软Omega(沈眠) x 白切黑大佬Alpha(颜醉)
【-7-】不要在强取豪夺文里捡男朋友2(√)
海棠炸毛傲娇受(夏软)x斯文败类很会撩疯批攻(箫棠)
【-8-】不要在室友文学里找男朋友(√)
沉默寡言高岭之花攻(傅谦)x温柔小天使受(乔燃)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盛、卫黎、季棠、夏软、乔燃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捡了就是最甜的! 
立意:追求自我,实现价值
  ☆、【01】谢晨洲x傅盛
 
  傅盛昨晚醉酒被人给睡了,彻底跟他的处男生涯说拜拜。
  该说不说,他25岁了,却一场恋爱都没谈过。这绝非他貌丑无颜,相反他腿长腰细,容色偏盛,器宇轩昂,又出身豪门傅家,出门谁都得给几分面子喊一声“傅总”。
  小时,傅家还不是圈内豪门,顶多算暴发户。为免养废傅盛,他爹妈带着他捡了一周垃圾,语重心长再三叮嘱好好念书将家族企业做大做强,未来继承家产。
  后来,进小学那年,他爹妈领养了个小他三岁的女孩儿——傅湘。傅湘软糯可爱,会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哥哥”喊得他心花怒放,他带傅湘出去玩儿,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妹,可爱吧!”
  ——于是,周围渐渐响起了一种论调:傅盛,是个妹控。
  从小学到高中,傅盛都悲催的没能跟傅湘一个学校。他决战王后雄薛金星,以高分次次碾压第一名获得无数荣誉,被同学霸妹妹次次瞻仰。情人节时,傅盛桌子里塞满了情书巧克力,表白的人掐着他得空的点就来一通伤ch.un悲秋的诗词歌赋。但在感情懵懂发芽的年级,傅盛眼睛里只有数据,统一回应:“我只跟年级前十谈恋爱”。
  学霸的世界,没有爱情。
  特别是,他得给妹妹做好榜样,不能让小妮子ch.un心萌动被小男生骗走了。
  等大学时,爹妈催他去谈恋爱,傅盛沉迷学业敷衍了事。等进公司实习从底层做到经理,爹妈催他去谈恋爱,他沉迷搞事业敷衍了事。跟他一样的,还有傅湘。
  可是,傅湘十八岁这年,圈内豪门谢家递了帖子,谢家少爷谢晨洲欲跟傅湘联姻,结秦晋之好。
  谢家在业内是商业巨擘,轻易得罪不得,他爹妈不敢贸贸然拒绝便一个拖字诀。但傅·妹控·盛回家一听这状况,觉得谢晨洲二十三岁就企图对十八岁小女生下手,简直禽兽不如。
  傅盛要扒掉他那层人皮,正当退婚!
  多番打听后,他知晓谢晨洲将接手谢氏分公司。于是,他请假两月乔装改扮了下去应聘总裁助理职位,顺利拿到Offer,可惜他压根没机会见到谢晨洲。
  谢晨洲不让人进他的办公室,下达的一切命令都由御用传声筒秘书李维斯传递。初见李维斯,傅盛瞧着他宽肩摘腰,就是鼻梁上粗重的黑框眼镜使得他瞧上去极好欺负似的,温和好说话的样子。
  傅盛第一眼以为他就是谢晨洲,腹诽“衣冠禽兽”,还喊了声:“谢总好。”
  李维斯微愕,望着他笑道:“我是谢总的秘书,李维斯。”
  傅盛的工作简单,打打杂送送文件,坐在总裁办外面遥遥望着闭门不开的总裁办。沉迷事业的傅盛矜矜业业工作了两r.ì摔了买的咖啡反应过来,他是来调查谢晨洲的,不是来给他禽兽打工的。
  突破不了那扇门,傅盛就把目光盯在李维斯身上。下载了攻略手册,愣是对李维斯一通Cào作,猛献殷勤,请吃饭带早餐,嘘寒问暖,糖衣炮弹……
  很快,他两就找到了共通点——都很讨厌谢晨洲。
  那会儿,李维斯感冒发烧,傅盛跟秘书室j_iao代了几句就将人送去医院,可偏偏李维斯拼命爬起来还要批文件,傅盛劈手夺过,将人摁在床上不耐低吼道:“谢晨洲那混蛋给了你多少钱你命都不要了!?”
  禽兽!简直是压榨员工的禽兽!
  李维斯躺在床上,望着他怔了下,笑容有些微妙问:“……你好像很讨厌谢晨洲。”
  “从名字到人,就没有不讨厌的地方,”傅盛批着文件,望着他愤愤不平:“你都成这模样了,估计也没少压榨折腾你,足见他就是个禽兽!”
  李维斯笑意更浓,单手撑着头横躺着看他道:“之前你跟我打听谢晨洲,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傅盛凉飕飕瞥了他一眼,震惊又无语:“怎、么、可、能?”
  “那你跟我聊天总问我他的事情。”
  “……那我跟你除了谢晨洲也没的可以聊了啊。”傅盛强势圆谎,干咳了一声真诚望着他道:“毕竟,我们才刚认识,我也不知道我两我还可以聊什么。”
  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式转移话题道:“其实,之前我见你进总裁办呆那么久,薪水一般还任劳任怨,我也以为……你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