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大佬家的小野猫很奶 作者:夏小喵(下)

时间:2021-07-26 18:54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066章 别离婚好不好 白翼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 想着这么久了,他们总裁应该是不会下来了。 白翼这么想着刚想跟司机说开车走吧。 结果楚洛琛就从楼上下来了,手里还提着行李箱。 白翼赶紧按住了司机的手,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楚洛琛一身冷寒,脸色臭的
第066章 别离婚好不好
  白翼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
  想着这么久了,他们总裁应该是不会下来了。
  白翼这么想着刚想跟司机说开车走吧。
  结果楚洛琛就从楼上下来了,手里还提着行李箱。
  白翼赶紧按住了司机的手,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楚洛琛一身冷寒,脸色臭的要命,白翼也不敢多问,默默的替他打开车门。
  “楚总,我们现在回别墅吗?”
  楚洛琛“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楚洛琛走的时候,凌言一直在门后站着。
  听到电梯开门以及拉行李箱的声音,凌言手握在门把上又等了一下,才打开了门。果真外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
  凌言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
  明明把人赶走的是他,可最后难受的还是他。
  楚洛琛回到家后,已经很晚了。
  中午跟颜宁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一直没怎么吃,这会儿胃突然隐隐作痛起来。他用手抵着胃部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喊凌言的名字。
  但话到了嘴边,楚洛琛突然又闭上了嘴。
  这段时间两个人住在一起,楚洛琛已经非常习惯凌言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眼下他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自嘲的笑了一声。
  迟嘉木打来电话的时候,楚洛琛正蹲在地上翻药箱找止疼片。
  电话接通后,他淡淡的问了句,“有事儿?”
  迟嘉木在那边瞬间就听出他声音的不对劲,问,“怎么了?怎么听上去不太开心?楚洛琛说,“有事赶紧说,没事就挂了。”
  “别啊。”迟嘉木带着一点儿疑惑,道,“我跟周衍在暍酒你要过来吗?”
  “不能暍。”
  “怎么?”
  “胃疼。”楚洛琛说。
  迟嘉木知道他有这个胃疼的毛病,听到这话赶紧道,“这样啊,那算了,吃药赶紧好好休息,实在疼的难受就去医院。”
  楚洛琛“嗯”了一声,问,“你什么事?”
  迟嘉木见他这样,把原本林嘉源私底下打听凌言的事,先给瞒了下来。
  “也没事,就是哥几个太久没聚想你了,春节前怎么着也得见一面吧。”
  对于这点,楚洛琛倒是没什么异议,“好。”
  迟嘉木跟他说,“那你明天如果有空再说。”
  电话挂断后,楚洛琛在药箱里找到了一瓶备用的止疼药,吃了一片就躺在了沙发上。
  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等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亮了。
  他抬手轻轻的揉了下眉心,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发烫,脑袋也沉的要命。
  楚洛琛很少有感冒的时候,这种症状他虽然有些不太熟悉,但也知道自己可能是感冒了。
  他强撑着身子去洗了个澡。
  白翼带着早饭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路上堵车加早上没有打通楚洛琛的电话,让白翼没敢早早的上门。
  楚洛琛下去开门的时候,刚洗完澡,浑身都还泛着冷气。
  白翼盯着他头发上的水珠,以及他过分苍白的脸吓了一跳。
  “楚总,您刚刚洗的凉水澡?”
  楚洛琛没什么表情的“嗯”了一声,然侧身放他进去。
  白翼进去后,主动把饭菜拿到餐厅在餐桌上摆好,“楚总,我今天带了你最喜欢的早茶,您先去把头发吹干再来吃吧。。”
  楚洛琛没有说话,转身上了楼。
  白翼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几秒钟,越看越觉得他们总裁的脚步走的有点虚浮。
  心想大总裁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不过白翼也没想太多,因为他的手机响了。
  今天上午有个很重要的会,现在时间差不多了,秘书打电话过来说,客户那边的人已经过来了,问他们什么时候到。
  白翼交代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楚洛琛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换了身衣服,头发也都已经吹干了。
  昨晚胃疼导致他现在也没多少胃口,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去了公司。
  早上这个会是跟国外一个公司的跨国合作项目。
  楚洛琛一直都挺重视的,公司上上下下的人也都不敢怠慢。
  不过好在合作项目合同最终还是签了。
  白翼亲自把客户送到楼下,上去的时候发现楚洛琛还在办公室坐着。
  他脸色比早上的时候看着更加白了。
  白翼有些担心,“楚总,您是不是不舒服?”
  楚洛琛不太当回事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你去吃饭吧。”
  白翼说,“那您中午想吃什么,我现在给您定。”
  楚洛琛没什么胃口,直接道,“你去吃吧,不用管我。”
  白翼尽管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表情有些犹豫的想要问点什么,但看着楚洛琛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楚洛琛自己倒是没什么,会到办公室后,就沉默的坐在办公椅上处理工作。
  白翼出去吃饭回来,给他带了一份饭过来,他也没吃。
  一直到晚上下班,白翼刚要开口要不要送他去医院看看。
  楚洛琛就道,“今天你早下班,不用送我。”
  然后楚洛琛自己一个人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
  楚洛琛没有回家。
  而是去了盛悦酒店。
  中午跟迟嘉木约好了晚上见面。
  尽管他很不舒服,觉得头都要炸开了,可楚洛琛还是去了。
  因为他有点不太想那么早回去面对那空荡荡的房子。
  迟嘉木到的早,跟周衍早早在包厢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