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鸣雀将摧+番外 作者:十七双目

时间:2021-10-13 23:41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他的学生看到了他的花朵。 十七双目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33分钟前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双x_ing - 年下 - 师生 高H 斯文冷淡数学老师受x寡言恶劣狼崽攻 你教我如何解开复杂多变的数学题,我教你怎么享受身魂的愉悦。 世上万万千千庸碌之辈,
  他的学生看到了他的花朵。
  十七双目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33分钟前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双x_ing - 年下 - 师生
  高H
  斯文冷淡数学老师受x寡言恶劣狼崽攻
  “你教我如何解开复杂多变的数学题,我教你怎么享受身魂的愉悦。”
  世上万万千千庸碌之辈,姜晚雀做了其一,偏安一隅。
  但池恕偏要拽着他跑。
  一个双向救赎的海盐味岛屿日记。
  他们的情感是一滩烂帐,算不清得失守恒。
  想知道高中数学的小窍门吗?
  想看捕鸟达人的抓鸟心得吗?
  想听年轻老师诉说教育内幕吗?
  请来《鸣雀将摧》
  感受师生情的温暖吧!(胡言乱语
  微博@十七双眼睛 会发一些有的没的日常的,欢迎来玩儿~
  
 
第1章 池恕
  姜晚雀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抬眼眺望远处绵延数百里的地平线。
  九月份,海面上波光粼粼,掀起一层又一层浪花。
  此刻他能想起很多比喻与意向。
  不知是谁说,“海底月是天上月。”
  “大海是男人宽阔的胸襟。”
  “大海能冲刷掉人类的污垢。”
  多情人将它比作鸿沟,诗人将它比作宽厚,哲学家将它比作心灵的清洁剂。
  但海水便是海水,是大量水与氯化钠等构成的混合物,它蓝是因为太阳的反射 与折s_h_è 散s_h_è 。
  情怀是诗,但对于姜晚雀而言,任何意象不过时人类情感的寄托,若没有人类,或没有情感,海和月不会挂上钩,和男人更没有半点关系。
  今天是他被调到这所高中做数学老师的第二十七天。
  南湾高中是南屿市一所普通高中,在省里远远排不上名号。
  但姜晚雀却觉得是命运在和他作对。他讨厌腥味,讨厌热而黏稠的夏天,讨厌裹着海水咸味的海风卷起他及肩的长发。而南屿是祖国最南方的小岛。
  这群刚高二的小崽子叛逆的很,尤其是他们的上一任班主任走了之后,并不把他这个刚满三十的老师看在眼里。
  但浪花也在不停不停地奔波,顺着日月更迭潮汐起伏。他只是千千万万中一个平凡,庸碌的数学老师。说同命运抗争什么的,太孩子气了。
  “姜老师,体育老师脚崴了,让您带一节课。”
  姜晚雀掐灭了只吸了一口的烟,叹了口气,回了一声:“知道了。”他脱下外身套着的英式西装外套,余下一件笔挺衬衫,拿着教案与教科书出了办公室。
  门外是他的数学课代表,吴恒然。
  到了班上后,姜晚雀解开衬衫最顶上两个扣子,撑着讲台环视了一眼乖乖坐在座位上的同学们。
  “体育老师脚崴了,让我来上课。”
  台下嘘声一片,但姜晚雀并不想管,自顾自翻开教案,拿着直尺再黑板上画了一个四棱锥,边画边说:“上节课教了如何证明直线垂直于平面,这节课你们做几道题试试吧。”
  已知,在男生居多的理科重点班,做题最能让这群爱攀比的男高中生产生乐趣,总是争相做完提前举手。
  果不其然,他刚报完题目,后排就有一群男生投入状态了。
  他走下讲台四处看看,大多数学生都将几何体在Cao稿纸上画了Cao图,少数自大的学生直接望着他画在黑板上的图形发呆。他左看看右看看
  ——很好,这个男生已经证明完了第一小问。
  ——这个女生还在画辅助线呢。
  ——啊,这个男生在画……坐标轴?
  他驻足看了一眼,提醒道:“用坐标轴的解法还没上呢,这题用也麻烦了一点吧。”
  那个被他点到的男生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几秒才说:“老师,我在写圆锥曲线。”说罢,他不再搭理姜晚雀,在坐标轴上画了一个椭圆,标了左右焦点。
  姜晚雀眼皮一跳,周围学生都看了过来,有憋笑的,也有说这男生装逼的,总之没什么写题的氛围了。他抬头呵斥了几句让他们快点写题,才稍微安静了些。
  池恕趁着这会儿工夫,已经将椭圆的坐标方程解出了了,正准备写第二小问,就听头顶上有个声音轻轻说:“椭圆和横坐标轴的交点要去掉。”
  池恕一愣,看了看题干……啧,还真是。
  姜晚雀轻笑了一声,这群高中生在圆锥曲线题目中最常犯的错误莫过于,坐标方程不去点,直线表达式不分类,最后结果不去值。
  “暑假提前上过?”
  池恕摇头,说:“十二月份要参加竞赛。”
  姜晚雀挑眉,这个班虽说是重点班,却不是尖子班,参加竞赛的学生一个班就三四个。眼前这个毛寸少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池恕。
  他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男孩的自我介绍——“池恕,恕罪的恕。”
  恕罪的恕。
  一般介绍这个字,都会用“宽恕”这个词,这个满脸戾气的少年却用了“恕罪”。
  大约是个不好管教的叛逆少年。
  下课时,几个女生将姜晚雀围在讲台上,要问他些问题。
  姜晚雀低头一看,是昨天布置的作业。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没有度数的眼镜,用笔尾敲了敲作业本:“课后作业每周会单独拿一个晚自习来讲解的,到时候好好听讲。”
  大着胆子上前的女生皆点头,红着脸走开了。
  姜晚雀长相上佳,浓淡适中的眉毛下压了一双瑞凤眼,嘴唇薄而呈淡粉色。母亲说他长相不像个老师,因为太具攻击x_ing,让人毫无亲近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