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海王破产后被金丝雀反钓了 作者:翊石巫

时间:2021-10-13 23:39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豪门世家 年下
钓系忠犬精英美人受X二世祖海王乐观痞子攻 祁野,正宗二世祖,圈子里公认的痞子海王,顶着最纯的脸钓最野的鱼。 一朝破产,订婚宴上未婚夫当场悔婚。 混乱中祁野跌进一个人的怀抱。 是个小美人,正挑着清冷漂亮的桃花眼看他,眼尾一颗痣又欲又俏皮,勾得他头
钓系忠犬精英美人受X二世祖海王乐观痞子攻
  祁野,正宗二世祖,圈子里公认的痞子海王,顶着最纯的脸钓最野的鱼。
  一朝破产,订婚宴上未婚夫当场悔婚。
  混乱中祁野跌进一个人的怀抱。
  是个小美人,正挑着清冷漂亮的桃花眼看他,眼尾一颗痣又欲又俏皮,勾得他头皮发麻。
  祁野的海王因子在躁动。
  只要对象换得快,没有悲伤只有爱。
  他搭在美人软腰上的爪子捏了捏:“嗨~”
  众人惊得大气不敢出。
  顾流寒,商业界神级大佬,自带活人勿近的寒冰气场,最厌恶同x_ing的触碰,却在众目睽睽下扶起了祁野。
  *
  后来祁野开始了对顾流寒的越挫越勇式进攻——
  土味情话大礼包,早安晚安一整套。
  “弟弟又帅又拽万人迷,但弟弟眼里只有你。”
  顾流寒漂亮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钢笔,将这句情话截屏后把人删了。
  “年少有为不自卑,你是我的小宝贝~”
  顾流寒拉黑数次后琢磨钓得差不多了,第一次回复:“是宝还是备。”
  慢慢地祁野发现,哪里是他在钓鱼,分明是鱼在钓他。
  对方看似冷漠寡淡,实际上每个钩子下得恰到好处,将他吃得死死的。
  *
  很久后祁野看到顾流寒的日记。
  他沉默半晌,嘴里叼着木奉木奉糖回忆:“几年前我醉酒后捡了一个小可怜,x_ing格孤僻古怪,养了一阵后忽然跑了——”
  顾流寒搂住他腰,乖巧打断:“是我。”
  内容标签:年下豪门世家情有独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野X顾流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金丝雀他蓄谋已久
  立意:向阳而生
 
 
第一章 
  七月初的天气泛着夏暑的炎热,下午正是烤人的时候,商场内开着空调凉快又惬意,却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魔力。
  祁野走进一家理发店时,店员正坐在门口歪着头打瞌睡。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指尖飞快地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第八套广播体c.ao——”
  嘹亮的嗓音,高级的音质。
  小姑娘吓得身子一歪。
  啧。
  谁他妈这么缺德。
  她张嘴就要开喷,却在看清面前的人后顿时哑了声。
  “麻烦给我理个发。”
  男生嘴里叼着一颗木奉木奉糖,小鹿眼笑得弯弯的,一身白衬衫把他衬得极有少年感,整个人看起来人畜无害。
  但半边撩起的耳发露出来的那一排闪亮的银钉,又给他添了几分痞气。
  小姑娘红了脸,别扭地起身软着嗓子应:“请问您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祁野舌头挑弄着嘴里的木奉木奉糖,目光看向门外认真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去参加自己的订婚宴要理什么样的发型呢?
  正想着,他视线忽然捕捉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是个身形瘦高的男人,一身西装,五官深邃,身旁还依偎着另一个男人。
  两人手牵手,时不时脑袋凑一块儿互啄一下,看起来亲密又甜腻。
  祁野微微眯起了眼。
  半晌后,他咬着糖棍子笑了。
  那不是他未婚夫姜文吗。
  这可不巧了。
  正收拾桌面的小姑娘也顺着他视线看去,禁不住好奇问了句:“认识的人?”
  祁野笑眯眯地点头:“我未婚夫。”
  小姑娘:“???!!!”
  对于帅哥跟帅哥是一对儿这种事她已经见怪不怪,但目睹了老公出轨现场还能这么镇定的人,眼前的男生绝对是第一个。
  “你,都不生气的吗?”她观察着男生的表情,问得小心翼翼。
  祁野收回目光,懒悠悠地瞥了她一眼,随后叹了口气坐下,翘着二郎腿故作哀伤地胡扯。
  “唉,生气有什么用,他爱的又不是我。”
  “啪!”地一声,小姑娘怒其不争,猛地一拍桌:“你这样怎么行!对出轨的臭男人就该狠狠地收拾他!”
  她说着,直接拿出手机对着不远处的狗男男一顿狂拍。
  半晌后,她把手机扔给祁野:“加我微信!把照片发给你!”
  祁野抬起头,故作茫然地看她:“弄照片干嘛?”
  小姑娘瞪他:“你傻啊!当然是发朋友圈发家族群!让渣男社死再也不能蹦跶!”
  她咬牙急的不行,这人长得挺好看的,怎么脑子还不好使呢,好像有那个大病。
  “哦……”祁野若有所思地点头,嘴角勾起一个笑。
  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呢。
  他指尖轻叩在桌面,漫不经心地思索了下:“给我染个绿色的发型吧。”
  原谅色,姜文你喜欢吗?
  *
  下午六点,庄园门口,一个俊美的男生斜靠在墙边,嘴里还叼了一颗木奉木奉糖。
  他一双小鹿眼漆黑圆溜灵动得很,精巧的鼻子,樱红的薄唇,怎么看怎么乖。
  只一头绿毛突兀得顶在脑袋上,让他的乖透出了一点痞气。
  作为这场订婚宴的主角之一,祁野理所当然地引来了众人的频频侧目,他却在这些视线中逐渐不耐烦。
  忽然,喧嚣的人群静默了下来,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到了门口——
  一辆保时捷在庄园门口停下,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踏着款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