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作者:杨七裳

时间:2021-10-14 00:18 标签: 校园 甜文 幻想空间
 文案
  一中大佬江栩,分化O后抑制剂失效,每逢情热期熬到指甲抠出血。
  找个男朋友当抚慰剂安全度过情热期^_^。
  顶A校C_ào谢淮,优雅矜贵,清隽自持。
  即使他临时标记了一个omega也能随叫随停。
  *
  同学眼中的他们:
  江栩:“学霸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不稀罕。”
  谢淮:“江栩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私下里的他们:
  江栩腺体红,热还痒。想抓。
  手臂被谢淮折到身后:“腺体在发育,别抓。”
  江栩被折磨的受不了:“你咬下我腺体,暂时标记我,如果我疼了,你立刻停。”
  谢淮一只手捂住江栩的嘴,信息素开始往腺体里面灌。
  压抑了许久一般,信息素绵源不绝的。
  “停……唔……停。”江栩无法发出完整的声音,腺体火辣辣的。
  狗逼谢淮,根本没停。
  甜文,校园无生子校C_ào谢淮攻VS酷哥江栩受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栩┃配角:谢淮┃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把校C_ào当做抑制剂啦
  立意:无论身处在何种环境,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一章 
  体育馆的洗浴室里面传来淅沥沥的水声,穿着白衬衫的男生站在淋浴下面,他猛地把水龙头的冷水拧到最大。
  水流冲刷着他瘦高的身体,冰冷的水落在他清晰的眉骨,眼睑,唇瓣,他冷白的脸颊绯红。
  江栩咬着牙,忍着冷,四月的天气,天色渐黑,体育馆里面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去。
  原则上体育馆八点以后就不开放了。所有学生都要离开,被发现的话要扣分的。
  空旷的体育馆只剩下他自己。
  冷水不断浇灌在他身上,体内的热度仍在攀升。
  发热期来临,作为一个成年Omega,江栩的情热期异常频繁,一个月甚至有两到三次。
  最让人苦恼的是任何抑制剂对江栩没有任何作用。
  他应对过这种情况很多次,体内好热,干燥在S_āo动,过了黄昏更难捱。
  他的校服衣裤s-hi了,脖子上只围了一条毛巾,出了洗浴室。
  一会儿快熄灯的时候,保安会来关灯,他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在这儿缓缓。
  江栩身上清香沁人的信息素蔓延着,他拧了拧眉,从柜子里拿出一整瓶信息素阻隔剂,手抬过头顶,一瓶抑制剂自上而下浇了下来。
  他的头发是栗色的,漂染了几缕蓝色,抑制剂顺着发丝,划过下颌,顺着他半透明的白色衬衫,最后滴进s-hi哒哒的裤子里。
  体内的热一波接着一波,江栩在七点半的时候发现自己进入情热期后,选择留在体育馆把最困难的时候挺过去的原因。
  一个发情的Omega走在路上太危险了。
  更衣室的长椅上空无一人,江栩把校服垫在下面,躺了上去。
  身体的热度快把s-hi的衣衫蒸干了,他眼中氤氲模糊,热气熏着他。握拳的手指甲深陷到掌心,一滴血珠摔落在地。
  热到最后像着了火,而后像高烧的病人热到发冷。
  他眼睛阖着,等待着时间一点点过去。
  燥,热,难受。
  睡着后,他隐约听见脚步声。
  随后,他闻到了梦幻一般的味道,似竹恰雪,清淡又干爽。
  信息素裹着冰凉瞬间侵袭了他。
  一个人影笼了下来,一名穿着校服的男生站在门口。他眼瞳深黑,面容干净英挺,宽肩腿长。
  谢淮看着长椅上双目闭着的人,恍惚了下,这个时间,江栩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他指节匀称的手放在江栩的额头,往r.ì冷白的脸一片绯红。
  谢淮清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困惑。
  江栩不像是感冒,普通的感冒温度没有这么高,从他全身的薄红的模样,可以初步判断应该是进入了情热期。
  江栩不是A吗?怎么会这幅模样?
  谢淮想收回手,睡着的人仿佛有所察觉似的,忽然抓住他的手放到鼻翼,蹭着嗅他指尖的味道。
  这两天谢淮一直在家休息,处于易感期的他今天身体才稳定一些。
  尽管平r.ì里,他可以很好地控制信息素,特殊时期难免会有一些信息素露出来。
  江栩拉着他的模样,难道闻到了他的信息素?
  谢淮用力把手抽出来,江栩浑身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随着他的动作,“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江栩身上白色衬衫半s-hi着,视觉上有种半透明状。
  谢淮深黑的眼眸眯了下,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处于这个特殊时期仍然能克制住Alpha的本x_ing。
  瓷砖的地面很冷,江栩冷白的脸贴着地面,因为撞击,脸颊红了一块儿。
  谢淮蹲下,一只手c-h-ā过江栩的膝盖,把人抱了起来。
  他吃惊地发现一米八个子的男生重量还挺轻的。
  在他碰到江栩的一刻,对方打了个寒颤,身体瑟瑟发抖。
  白皙的小脸跟手掌差不多大,因为强忍着情热,下嘴唇咬肿了,可怜兮兮地渗着血。
  谢淮把他重新放回长椅上。
  在他即将起身的时候,江栩的胳膊勾了一下他的脖子,把谢淮往下拽了下。
  鼻尖对着鼻尖。
  谢淮甚至可以看清江栩浅色睫毛微微颤动。
  他慢慢起身,把江栩的手拉回长椅上。
  窗户开着,风呼呼地往里面灌,谢淮走到窗边,关好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