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病美人太孙怀崽了 作者:谢霜华

时间:2021-10-14 00:19 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宫廷侯爵 生子
文案:
  季茗笙死在大婚当r.ì,死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本古早狗血文里的炮灰男配
  而他会死完全只是因为女主被赐婚成了太孙妃,而身为太孙的他仅仅因为这个被一心搅乱女主婚事的男主暗杀。
  重活一世,季茗笙决定远离女主,好好养生,争取用健康的身体活到当皇帝的那一天。
  然而这一世似乎与前世有许多不同……
  前世暗杀他的男主,今生只求他看自己一眼。
  前世厌恶他的将军,今生恨不得寸步不离地保护他。
  前世与他针锋相对数次奏请废太孙的首辅,今生成了他的拥趸。
  季茗笙以为这样就完了,没想他掀开太孙妃的盖头,却是看见了伴读顾涔观的那张脸。
  ***
  外人看来淮安侯世子顾涔观总是笑着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光风霁月的温润公子,却不知他心中藏着一个终其一生不敢触碰的人。
  他喜欢那个病弱美人太孙喜欢到癫狂,可他不敢让对方看见自己眼底的y-in鸷,生怕对方因此远离了自己。
  可他藏着感情以为能陪伴对方一生,却猛然听到了太孙的死讯。
  那一刻他仿佛天都塌了下来,只一个劲儿找出凶手,不顾一切为太孙报了仇。
  大仇得报的当夜,他眼睛一睁一闭,却是回到了当年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他还有机会,这一次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走到季茗笙的身边。
  ***
  整个东宫都以为太孙r.ìr.ì晚起是因为太孙妃实在勾人,叫太孙流连床榻不肯离去。
  直到某一天,太医被请到了东宫,请脉后吓得跪地不起、浑身哆嗦。
  “太……太孙,这是喜脉啊!”
  食用说明:
  双重生,双初恋
  生子,攻有一部分时间需要女装,不吃这口注意避雷
  大概率会有幼儿园吵架
  受前世是赐婚,接亲路上就死了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茗笙,顾涔观 ┃ 配角:助攻,反派,吃瓜群众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心机伴读攻x病美人太孙受
  立意:相爱相知,携手共进
 
 
第1章 重生(一)
  季茗笙尚未睁开眼便闻到一股浓重药味,与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味混在一起,竟也没能将那药香味遮掩住。
  他动了动手指,脑中空白了一阵,小一会才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映入眼帘是床旁挡光的纱帘,与隐约透过纱帘能瞧见的一串串长长的珠子,记得是太子妃不知从哪里得来送给他当装饰用的。
  醒来之前的记忆停留在死亡降临的巨大痛苦中,那痛苦像是还停留在他身上,让本就有些恍惚地他更加大脑一片空白。
  他一时转不过弯,不知自己为何会躺在自己房内,且这里也半点没有太孙大婚的痕迹。
  季茗笙皱皱眉,提了提气让自己稍微有一些力气,将原本放在暖烘烘锦被中的手伸出去。
  恰好此时一名宫女绕过屏风进来,正好瞧见那床帐内伸出一只指节修长、干净漂亮却显着病态白的手。
  那手没什么力气地动了动,正好拨动了床帐上的珠帘,叮叮当当的响声回d_àng在屋内。
  一下子,外间守着的宫女与那绕过屏风进来的宫女都惊喜地喊了一声。
  “太孙醒了!”
  重重叠叠的呼唤与匆忙的脚步声将季茗笙彻底从恍惚空白中扯了回来,瞬息间便从往昔记忆中搜寻出今r.ì是怎么回事。
  六年前,也就是他十五岁那年落了一次水,断断续续发了几r.ì的高烧,把皇上和太子夫妇都急坏了,几乎将整个太医院都搬了过来。若非没几r.ì他便醒了过来,皇上怕是还要叫人去民间找找有没有隐居神医来治一治自家本就病弱的孙儿。
  眼前的一切渐渐与记忆中的画面重叠,季茗笙尚未回忆更多,便听得一声更加急促的脚步声从外边传来,没一会便到了他的床边。
  唰的一下,珠帘并纱帘被一艾绿宫装的女子粗手粗脚扯了开来,甚至扯掉了几颗珠子。但她也不心疼,只叫宫女将帘子都弄开,自己则是慌慌忙忙坐了下来,颤抖着手去摸季茗笙伸出锦被的手。
  “儿子,你吓坏娘了!”
  季茗笙瞧着眼前略施脂粉的艳丽女子,想到六年后的母亲若知道自己死了,该有多难过。
  这般一想,季茗笙瞧着眼前年轻得不行的太子妃,压抑住心中涌上的难过,笑了起来:“娘,儿子没事儿。”
  太子妃听着他这话,将信将疑地打量了他一番,瞧着模样就是不信,硬是让太医都过来瞧瞧是不是真没事了。
  太孙可是皇上和太子夫妇的心头r_ou_,太医们自然不敢怠慢,几人上前来便仔细瞧了瞧,又多长了个心眼与同僚讨论了一番,都说太孙没事,只需静养便可。至于旁的,太孙的身子一向不大好,常年跑在药罐子里头,从前吃的那些药也是照常就是了。
  有了太医的话,太子妃才算是放下心来,吩咐太医与跟着太监去皇上面前禀报此事。
  其实早在季茗笙醒来的时候便遣人去了,但皇上和太子每r.ì都忙于政务,自然是没法儿立刻赶过来,让太医去回禀才更是稳妥一些。
  太医走后,太子妃瞧着季茗笙神色有了倦意,也没敢多留,只嘱咐了一番好好休息,又站起身提点了一番太孙屋里的几名宫女,这才回了自己屋。
  季茗笙也确实困倦,太子妃走后便在数次眨眼想让自己清醒过来的动作中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床边趴了一人。季茗笙错眼一瞧,如玉般的面庞与那细密而长的睫毛都像极了曾经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一双并不瘦弱且瞧着便很有力量的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压住锦被,只要季茗笙一动他便能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