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分手后我回了豪门 作者:我不想坑(下)

时间:2022-06-22 15:44 标签: 都市情缘
第四十一章 乔黛中途觉得不舒服醒了, 一睁眼,便看到自己抱着的东西好像不对劲。 她赶紧缩回手,兔子似的从沙发上坐起, 她下意识用手抹着嘴角, 尴尬不已看到韩言亭, 结结巴巴,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她到底是怎么睡觉还抱着人家的? 总不能是她睡着时,韩言
第四十一章 
  乔黛中途觉得不舒服醒了, 一睁眼,便看到自己抱着的东西好像不对劲。
  她赶紧缩回手,兔子似的从沙发上坐起, 她下意识用手抹着嘴角, 尴尬不已看到韩言亭, 结结巴巴,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她到底是怎么睡觉还抱着人家的?
  总不能是她睡着时,韩言亭把她胳膊拉到他腰间的吧?
  明明她也没做春.梦。
  怕韩言亭误会什么, 乔黛赶紧解释,“我不是个花痴, 对你也没有非分之想, 你不要误会。”
  上次她就把人给扑了, 这次睡个午觉手都要摸到他腰间去,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她内心还是个纯洁少女吧?
  虽然她不怎么在乎他对她的看法, 但他屡次被自己占便宜,他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父母?那完了,以她的火眼金睛,她家人明摆着想要撮合她和韩言亭,要是家人得知这些事, 岂不是更好顺水推舟。
  韩言亭看着她慌乱的模样, 还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冷峻面孔,“你是对我没有非分之想,但却对我做了有非分之想的事情。所以, 你是脑子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手脚却不受控制是吗。”
  这句话, 把乔黛给问的哑口无言。
  难道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是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只是她目前还没有发现?
  虽然她不喜欢他,但长得帅这点毋容置疑,既然能get到帅,有点非分之想也说得过去。
  她心虚垂眼,“可能吧,但我向你发誓,我脑子里真的纯净如水。”
  韩言亭心里不是滋味,但又对她生不起来气。
  就好像有一股火想要窜出来,但她一开口,一个无辜的眼神,就全部把他那点不快给全都压了下去。
  “确实装满了水。”冷冷丢下这句话,韩言亭起身离开。
  乔黛看着韩言亭毫不停留的背影,暗松口气,这就生气了?
  抱抱怎么了,她长得这么好看,抱一抱他又不吃亏。
  这种事,怎么着都是女孩子比较吃亏……好像他身边从不缺投怀送抱的美女,可能在他眼里,是他吃亏了吧。
  不管,再多的地方她都摸过了,也没见他不满。
  成年男女,总得有个需求。
  乔黛自我脑补又自我开解一番后,很快消化这个小c-h-a曲。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她行走江湖这些年,靠得就是一个厚脸皮。
  醒来后,睡意去了大半。
  她干脆去卫生间洗脸清醒清醒,今天出门本身也没化妆,不过带了化妆品。
  她看了看时间,离出门不到两个小时,还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出门半个小时前在装扮也来得及。
  她往过道里深处走了走,书房门开着,书房本来设计的就是半通透式,韩言亭正坐在书桌前拿笔写着些什么。
  霸道总裁就是忙啊。
  乔黛没敢打搅,轻手轻脚走到客厅,重新坐在沙发上,因为裙子原因,坐姿没敢像以前一样放飞,大体算得上端正。
  她打开电视,追正在看的电视剧。
  偶像剧,剧情挺甜。
  其实她从小并不喜欢看偶像剧,最喜欢看打打杀杀的武侠剧,再后面稍大点喜欢看破案剧,悬疑剧,再就是恐怖片。其中一个很爱的题材,是丧尸片。
  在寝室时中午吃饭时,没少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锯惊魂,死神来了诸如此类。
  她这个品味,没少被身边小姐妹吐槽变.态。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偶像剧,好像就是最近的事,看到朋友圈小姐妹在追剧,就搜了一下。
  结果看得还真挺上头,这也是她第一次get偶像剧的好看。
  男帅女美,男主好苏,乔黛看得津津有味。
  呜,甜甜的恋爱果然只存在电视剧里。
  韩言亭从书房出来时,便看到乔黛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傻笑。
  空气中响起电视里传出来的台词。
  女:“你喜欢什么样的?”
  男:“你这样的。”
  随即,空气飘来乔黛激动的声音,“总算表白了,好甜!”
  韩言亭目光往她脸上看去,便再难移开,从他见到她第一天,她就总是笑着,可以说,他认识她以来,就没有看到她哪天不笑过。
  哪怕前一秒她还泪眼婆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后一秒,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以至于她哥乔晏,给她取了个外号,“哈哈”。
  以前他不懂她为什么总有开心的事情,很多他不觉得不好笑的事情,她却笑得前俯后仰。后来他才知道,她只是单纯笑点低,同样,泪点也低。
  这也是她为什么眼泪说来就来的原因,并不是她演技好,而是她天生情绪要比普通人敏.感些。
  可以说,他和她是x_ing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他喜怒不形于色,冷峻寡言,做事喜欢计划周密;而她藏不住心事,爱哭爱笑,不喜欢受约束,经常想一出是一出。
  乔黛眼角余光处,看到缓缓逼近的身影,抬眼看向韩言亭,然后去看电视机上的时间。
  不知不觉,她都看了将近两个小时电视。
  乔黛意犹未尽从沙发上起身,“是不是该出门了,先等会我,我去卫生间换衣服。”
  韩言亭:“我记得你以前并不喜欢看偶像剧。”
  乔黛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干笑,“人是会变的嘛。”
  乔黛往过道走,“砰”的一声轻响,她消失在眼前。
  韩言亭垂下来的手放进口袋,手心微微握紧。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乔黛十分钟从卫生间出来时,不仅换好衣服,脸上也化好妆。
  这么短时间,妆化得必然是不怎么精致,但她底子好,浓妆淡抹总相宜。
  从家里出来,韩言亭开口,“看你很悠闲的样子,我想知道,我这次投资有多大概率能回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