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偷自月亮 作者:祁允(下)

时间:2022-07-07 11:02 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第42章、玫瑰花〈大修〉 徐质初阖眼靠在椅子里,镜中的素净脸庞被一层一层细致描上了颜色,最终结束时化妆师俯身柔声叫她:徐小姐。 她缓缓睁开眼,身侧的人笑着恭维:您底子真好,稍微修饰下就很漂亮了。 这种话这些年徐质初听得太多,真诚的违心的都有。她礼
第42章、玫瑰花〈大修〉
  徐质初阖眼靠在椅子里,镜中的素净脸庞被一层一层细致描上了颜色,最终结束时化妆师俯身柔声叫她:“徐小姐。”
  她缓缓睁开眼,身侧的人笑着恭维:“您底子真好,稍微修饰下就很漂亮了。”
  这种话这些年徐质初听得太多,真诚的违心的都有。她礼貌弯弯唇角,拢了下头发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身后带着胸牌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她:“可以入场了,徐小姐。”
  宴会厅里已经一切准备就绪,主持人站在角落里默默演练,场控举麦做着最后的调试。徐质初坐在前排的位置上,与身旁的人寒暄过后脸上的笑意微敛。
  她优雅抱起手臂,安静望向前方。因为是儿童类综艺的缘故,整个舞台布置童趣温馨,背景板上也是一群奔跑在森林里的卡通小动物,她从左侧逐一看到最右,落在队伍最后面的是一只小猫,再往后看的话……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四五岁的模样,穿一件白色连衣裙,扎着两颗丸子头,脸颊和眼都圆圆的,笑起来的时候又神奇地弯得不见。徐质初望着她的笑眼走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向自己笑。
  徐质初恍然间回神。面前的小女孩儿应该是今天受邀的小演员,她站在舞台旁的昏暗角落里等待开场,身后还有几个不同高矮的孩子。从外形看来她确实是最亮眼的一个,被安排在第一个上场也很有说服力,徐质初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长久,直至灯光亮起来时,生硬别开。
  突然的耀眼光线有些刺目,她扶着额头低下脸,略微皱眉闭了闭眼。眼前的黑昏昏沉沉,身后的掌声和音乐仿佛隔了一层空间,过滤到耳边时只余下欢快的节奏。
  她恍惚看到那个白裙子的小女孩儿蹦蹦跳跳上了台,笑眯眯拽起裙子的一角,随着逐渐加快的鼓点转起了圈。
  欢乐的旋律里,舞台上稚气的身姿和动作引得台下接连发出善意的笑声。小姑娘似乎受到了鼓舞,一圈接一圈地转着,直至音乐声渐渐平息,她的裙摆也徐徐慢了下来,最终她停下来转过身时,变成了另一张熟悉脸庞。
  偌大的舞台突然空无一人,她独自攥着裙子站在中间,幼小的身体轻微晃着,清冷脸上隐约不安。又隔半晌寂静之后,空旷中突然有脚步声传来,男x_ing皮鞋沉稳踏在地上发出压迫的声响。
  小姑娘紧张环顾一周,目光最终定在某一个方位,抬起脸缓缓惊恐瞪大了眼睛。成年男人的身影逐渐逼近,宽阔的y-in影完全将她笼罩,她裙摆下的细长腿腕紧绷成了一条线,瘦小身体僵硬克制着不住轻颤。
  徐质初的呼吸跟她一起悬了起来。她心惊看着逐渐逼近的身影,那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面庞模糊隐在帽子里,只露出来领口脖子上的一颗痣。他的衣着优雅讲究,身型颀长伟岸,没有这个年纪常见的油腻与臃肿,甚至称得上仪表堂堂,可她能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压迫和恐惧。
  她想逃,可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怎么用力也抬不起来,她越是想要挣开那舞台就像是沼泽,陷着她无法逃脱。她无比惊惧等待着危险一步一步降临,整个人陷进灭顶的绝望之中,终于,男人走到了她面前,俯身握住了她的胳膊——
  徐质初倏然间回神,肩膀后挣躲开了身旁人的触碰。对方略微顿了顿,而后仍旧倾身望向她,一脸关切问:“不舒服吗?”
  徐质初的视线缓慢在面前人的脸上回焦,半晌,轻轻喃喃:“你怎么来了。”
  周垣习惯x_ing抬手想抚她的背,但想到刚才她无意之间的抵触,手掌在空中悬了片刻后,落到她肩上安抚拍了拍:“我原定就要过来,公司JSG有事迟了些。倒是你,之前说不来的,怎么突然又来了?”
  徐质初怔怔缓了片瞬,逐渐找回理智,低声开口:“你还要继续参与这个项目?”
  面前人定定望着她,不答反问:“为什么不?”
  “你准备追投资金?”她又追问。
  他面色不明:“是。”
  徐质初费解:“为什么?”
  难道周宁也赞同他这样意气用事?
  他笑了下,唇角的弧度看不出异样:“赚钱啊。”
  “我不太赞同。”她摇头,恳切道,“这个项目徐氏基本已经不再倾注资源,而且又荒废了这么长时间,我认为已经没有价值再继续,何况原本它就很依赖徐氏的——”
  “没有徐氏我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吗?”
  面前的人打断她的话,声音和笑意都冷了几分下去。徐质初蹙眉望着他欲言又止,半晌,别开脸:“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希望你能理x_ing一些,不要因为急切想翻盘而走了一条不熟悉的路。”
  他也靠回了椅背,望着前方的舞台冷淡回:“路在走过一遍之前本来就都是不熟悉的。”
  她忍不住转过头来看他:“就算是你想尝试,也没有必要一次追加这么多的投入。”
  “我有我的考虑,你不用为我担心。”他脸色略微冷了冷,少顷,自嘲低笑道,“还是我在你眼里原本就是个冲动没用的人?”
  “不是。”徐质初毫不迟疑否认,正声道,“一次失利说明不了问题,每个人都会有低谷的时候。”
  面前的人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她停了片瞬,在他灼灼的视线里扭头避开了目光触碰:“作为朋友,我不希望看你又走进另一个低谷。”
  “我也不希望。”他低眸盯着她的侧脸,良久,复又寂然出声,“我不希望你是作为朋友说这些话。”
  徐质初心里虚虚一晃,抿住唇沉默。身侧人的视线从她的下颌缓缓向下移到她默默紧扣在手包上的手指,这是她不安时习惯x_ing的小动作之一。有一瞬间连周垣也奇异于自己竟然能从这一个动作联想起许多他们共同的回忆,他跟她告白的时候,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他向她求婚的时候。
  每一次她的手都是一样纠结缠着,开始时是她自己的衣摆,后来渐渐变成了他的衬衫。他含笑抱着她奚落的场景近得仿佛就在昨天,如今他们怎么就成了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