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偷自月亮 作者:祁允(上)

时间:2022-07-07 11:02 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简介: 言情|悬疑|暗恋|救赎|六岁差猫狗恋 清冷白切黑妹控高岭花 【A】 徐经野十四岁那年,家里多了个小姑娘。 她穿着条不合身的白裙子,身板单薄得像张纸, 人却不怯也不怕,只是安静得像个哑巴。 少不经事那几年,大院那帮浑小子以逗她说话为乐, 每次他都
 简介:
  言情|悬疑|暗恋|救赎|六岁差猫狗恋
  清冷白切黑×妹控高岭花
  【A】
  徐经野十四岁那年,家里多了个小姑娘。
  她穿着条不合身的白裙子,身板单薄得像张纸,
  人却不怯也不怕,只是安静得像个哑巴。
  少不经事那几年,大院那帮浑小子以逗她说话为乐,
  每次他都站在人群里漠然看她低头从起哄声里走过,
  直到有一天,她怀里的书全被撞散到地上。
  他下意识刚要弯身,意外看到她后领口露出来的弯月胎记,
  他只怔了一瞬,身后有人先他一步朝她走了过去。
  【B】
  徐质初二十四岁那年,为自己谋划婚姻。
  未婚夫是她能力范围内精心挑选的最佳人选,
  除了她不喜欢,其余堪称完美。
  仪式前夕对方家里突遭变故。
  订婚宴推迟,未婚夫车祸,凌晨时她爬起来焦急赶往医院,
  路过客厅时突然有道声音沉淡响起:“你去哪里?”
  后来的许多个夜里,那轮月亮在他眼前被撞得轻颤摇晃。
  他扣紧她的腰,力道强势压迫,声线炙热惑人:
  “苑苑,你押他,还不如来赌我。”
  ——“你是我偷来的月亮,无声照亮荒芜星河。”
  .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近水楼台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质初,徐经野┃配角:┃其它:
句话简介:白切黑妹妹×高岭花哥哥
  立意:扫黑除恶,弘扬正义?
 
 
第1章、小姑娘
  八月的最后一天,徐经野从伦敦回来,比他原本预计回国的时间足足早了十四天。
  两周后的15号,是徐周两家筹谋了几个月的订婚宴。一天之前,他接到他父亲的电话,n_ain_ai病重,速归。
  从机场出来他径直到了医院,私人的,也是徐家的众多产业之一。下车后他快步穿过园林和回廊,走出电梯时他同时肃着脸整了整衣领,再往前踏出几步后,病房门开了,年轻女子垂着眸动作很轻地关上门,回身时意外看到了他,停几秒后她下意识交握着手端正站好,轻轻叫了一声:“哥,你回来了。路上还顺利吧?”
  徐经野略微点了下头,走过来,视线淡淡在她脸上扫了一圈,从她素净白皙的额头,到眼下疲惫的浅淡y-in影,再到她明显憔悴的凹陷脸颊。
  他眉头难以觉察地皱了一下,低声问:“怎么样?”
  她轻声细语回:“不是很乐观。手术定在后天,治疗方案选择了最保守的,但就算这一次成功的话也不能恢复到之前,后面基本需要一直有人在身边照看,要小心休养和注意。”
  徐经野神色不明嗯了一声,从她脸上收起视线,伸手要去推开门,她在旁边出声提醒:“n_ain_ai刚睡下。”
  他侧头看她一眼,她接着嘱咐:“轻一点。”
  原来不是让他不要进去。徐经野无声看着她的脸,为自己浮想联翩的自作多情在心底自嘲笑了一声:“知道了。”
  他握住门把手,擦着她的肩膀走过去时,鼻息间千篇一律的消毒水味中蓦然多出了几分陌生的香气,主调是并不浓烈的花香,混合了其他不知名的Cao药与木植,宛若秋夜时凛冽的森林,优雅而清冷,与她的气质契合相衬,但这一瞬他无暇细细欣赏,脑海里只有一个y-in沈念头萦绕,这不是她常用的香水。
  谁给她买的?
  身后的人浑然不觉他的心理变化,体贴替他掩好了门。他站在门口默了片刻后,沉着脸走进房间,俯身给床上熟睡的人掖好被角,沉默走到沙发前坐下,阖上眼睛疲倦揉了揉额头。
  这就是他原本打算两周之后再回来的原因。他应该直接出现在她的订婚典礼上,以后再与她见面也是在家庭的聚会里,她会亲密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叫他哥哥,甚至再过几年,她怀里还会有一个长得很像她的小家伙口齿不清地喊舅舅——
  徐经野抿着唇睁开眼,突然烦躁扯开了刚刚系好的领子,俊脸上冷得骇人。
  他不该回来,从三个月前她的订婚日期确定那一刻起,他便借口工作去了国外。“逃避”这两个字是他恣肆顺遂了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陌生词汇,徐家人的行事作风一贯是佛挡杀佛魔挡杀魔,徐老爷子是这样,他父亲是这样,传到他这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从来没有想过什么人或什么事会有本事令他逃避,直到那一晚,她淡声在饭桌上告诉他她的订婚时间,那一瞬间他脑袋里面浑浑噩噩,在长辈们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说了句恭喜,回过神儿后他的第一个念头,是离开。
  他去了徐氏在国外的一个新项目,距离城市有百十公里的荒郊野地,生活条件艰苦简陋,连信号都要走到坡地上才能连上。负责接待他的经理是位徐氏的老员工,一边局促搓着手带他熟悉地形环境,一边匪夷所思养尊处优的太子爷为什么会突然想来这儿整一出变形记。
  他们私下里都打赌他在这里坚持不过两个礼拜,可他硬是在这里待了三个月,而且因为这里毫无娱乐活动他便每天变着法儿地折磨他们,打他来了之后这一季度的进度都在他的整顿之下高出了五十个点。
  他们拿着奖金一边欣喜泪流一边默默祈祷着这位爷快点离开,害怕极了这钱自己有命赚但没命花,但这位比他们优秀还比他们努力的太子爷却始终安安稳稳待着,治他们的手腕还是跟之前一样强硬可脸色明显比刚来之时平和了许多,他似乎越来越习惯了这片荒地,全然看不出一点想要离开的意思。
  徐经野确实不想离开,甚至他根本都不想去参加她的订婚礼,但这场典礼的意义并不只是订婚,更是徐周两家今后达成联盟的官宣仪式,他作为徐氏的准继承人必须到场。
  他在这个离她天南海北远的鬼地方好不容易能暂时靠工作麻痹自己不去想她,他拼命洗脑自己去接受她早晚有一天会结婚周家的公子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终于自以为可以用一副镇定面孔面对这件事,可她只用了三分钟不到就让他的伪装尽裂。